【丹尼尔卡尼曼 噪声】第7章We

原创 [db:作者]  2021-09-15 15:38  评论 0 条

本文选自 丹尼尔·卡尼曼新作《噪声》,扫上面码免费领电子书

第7章
We
想象一名职业篮球运动员正在准备罚球的场景,他站在罚球线

上,全神贯注地准备投篮。这是他练习过无数次的一系列动作,他能
投中吗? 我们无法预知结果 。

在NBA的比赛中,球员们通常能够4罚3中。显然,一些球员比其他
球员表现得更好,但没有人能做到百 发百中储。虽然篮管一直都是距
离地面3. 05米,与罚球线的垂直距离一直是4 6米,篮球也一直都是重
624克,精确地重复能够得分的一系列肢体动作却并非易事。变异不仅
存在于球员之间,也存在于球员自身,这与我们推测的情况一致。罚

球就像抽签,虽然库里比奥尼尔投中的概率更高,但依然像是在抽

这种变异来自何处?我们知道,很多因素都会影响球员的罚球命
中率,比如长时间比赛的疲劳、比分接近时的心理压力、主场的欢呼
声、对方球迷的量声。如果像库里或纳什这样的球员没投中,那么我
们会做出如上的解释,但事实上,我们不太可能知道这些因素到底起
了什么作用。因此可以说,球员表现中的变异性就是一种噪声

第二次抽签

在罚球或人类的其他生理过程中存在变异性,这不足为奇。我们
习惯了身体里的变异性,比如我们的心率、血压、下意识的反应、音
调、手的颤拌等在不同时间都是不同的。无论我们多么努力地想要写
下相同的签名,但每一张支票上的签名仍略有不同想要观察人类思维上的变异性尤其不易。当然,即使没有新的信
息,我们也都有改变主意的经历,比如,前一天晚上令我们捧腹大笑
的电影,此时看起来就可能平庸无奇,很容易淡忘, 前一天受到严厉
审判的那个人,现在看来应该得到宽恕:一个我们曾经不喜欢或不理
人 现在觉得很有道理。但是,正如这些例子所表明的,我们

会将这种改变与相对没那么重要且非常主观的事情联系起来。

在现实世界中,我们也会在缺少有说服力的理由时改变主意,即
使是对判断持高度审慎态度的专业人士也是如此。例如,同一位医生

在美国的一个大型葡萄酒比赛中, 党
通,然而他们给出相同评分的可能性也只有18%, 而且通沉是对最关的
酒打出的。仅仅相隔 几个星期,指纹鉴定专家先后两次检查同一枚指
纹时,也常常会得出不同的结论 〈见第20章) 。经验丰富 顾问
会在两种不同的情况下对同一任务的完成时间做出明显不同的估计 。
简而言之,篮球运动员不可能在两次投篮时采用完全相同的姿势,我
们也并不总能在两种情境中对同一事实做出相同的判断。

至此,我们描述了像抽签一样“选择”核保员、法官或医生时所
产生的系统噪声。情境噪声则类似于第二次抽签,这次抽签“选择”
了专家做出判断的时机、他们的心情、他们以前是否遇到过类似案
件,以及情境中的无数其他因素。第二次抽签往往比第一次抽签更抽
象。如果在第一次抽签中“选择”了不同的核保员,我们是容易看到
“选择”的结果,但要想了解该核保员“实际反应”的其他可能性
则有赖于抽象的反事实思考。我们只知道这一判断是从一系列可能的
判断中挑选出来的,而情境噪声是这一系列不可见的可能性产生的变
异。

测量情境噪声

关于思考快与慢测试相关推荐:

下列对丹尼尔卡尼曼说法,思考快与慢电子,卡尼曼和特维斯基开创了

历史上的今天:

文章标签:
特别说明:如果本书连接失效,关注微信公号补发:扫描二维码全民阅读epub的公众号,公众号:今日干货分享
版权声明:【丹尼尔卡尼曼 噪声】第7章We》,版权归 [db:作者] 所有,侵删!

发表评论


表情